安徽網
新聞中心
您的位置:主頁 > 國內 >

政策脫節:保了生態,保不了發展

0

 政策脫節:保了生態,保不了發展

一位致富帶頭人在苗圃基地內帶領貧困群眾種植云杉 劉東君 攝

  當前在一些貧困地區,脫貧攻堅與生態環境保護之間的矛盾還較為突出,尤其是一些自然保護區域,既是脫貧攻堅的“硬骨頭”,也是生態保護的重中之重。發展與保護之間的矛盾亟待破解。

  “守著水源沒水吃”

  地處云南省尋甸縣甸沙鄉海尾村的清水海是昆明市的水源地,為了保護水資源,海尾村85%的土地都已退耕還林。此前,當地通過“天保工程”“市級農改林”來補貼村民,但由于“天保工程”補貼到期、“市級農改林”補貼較少,部分村民有不滿情緒。

  “有鄰居說如果沒有補貼,就上山砍樹。”海尾村村民陳興忠說,他是靠種親戚家的地來維持生活,各類林補減少后,生活并不好過。

  “為了保護水源地,我們在徑流區叫停了大規模的農業種植。”海尾村村主任陳興所說,大家在保護生態的同時,并沒有享受到多少生態紅利。部分村民生活在海拔2400多米的山上,旱季時飲水都有困難,“守著水源沒水吃”。

  “全縣面積近1400平方公里,但有近480平方公里被劃定為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。”國家級貧困縣威信縣一位干部說,按照區域劃分,縣城都在保護區內,這導致很多產業項目無法落地,而沒有產業切實帶動,鞏固脫貧成效比較困難。

  生態與產業不可兼得?

  按照國家相關規定,自然保護區核心區范圍禁止任何單位、個人進入,旅游經營活動也被明令禁止。自然保護區緩沖區域則只準進入者進行科學研究觀測活動,同樣禁止開展旅游和生產經營活動。

  與此同時,這些地區普遍面臨經濟總量較小、產業薄弱等問題,脫貧增收、改善民生的任務頗重。而面對自然生態保護的紅線壓力,不少扶貧項目、資金面臨有政策但難落地的尷尬。道路建設、危房改造、產業發展等扶貧剛需項目,觸碰生態紅線的風險不小,有的發展起來的項目已被責令整改拆除。

  半月談記者采訪發現,近年來西部一些貧困縣依托生態優勢,大力挖掘鄉村旅游資源,推動致富產業發展,取得了積極成效,但“紅線內外兩重天”。

  一些地區在生態紅線之外,農家樂、鄉村民宿等產業發展紅紅火火,路網拓寬加密,飲水、用電等基礎設施日益便利;但地處生態紅線內的自然保護區,則顯得“冷冷清清”,村社新修、維修道路、改造農房、發展產業等都受到嚴格限制,不少群眾內心覺得“政策不公平”,意見比較大。

  更為嚴重的是,過去在劃定自然保護區時,有的地方為了獲得國家相關政策支持、補助,一定程度上存在自然保護區面積劃定隨意、面積過大等問題,甚至有些人口密集的城鎮、村社也被納入自然保護區范圍,更加劇了扶貧與生態保護之間的矛盾。

  生態補償施策還需細化

  紅線內外兩重天,矛盾怎么緩解?據了解,生態補償是緩解矛盾的重要制度安排,不過一些基層干部認為,目前該安排的細化落實還存在一定問題。

  一是補償投入不足,補償范圍窄、標準偏低,難以完全體現重點生態功能區為生態建設、綠色發展做出的貢獻。以林業領域的天然林保護為例,在一些地區,按照政策,群眾種植生態林,一年僅有每畝15元的管護經費;種植經濟林的,還無法享受生態補貼。增綠之后如何“守綠”依然存在不小的難題。

  二是補償方式簡單,主要集中于中央、省級財政轉移支付一途,缺乏流域間、區域間橫向生態補償。碳匯交易、排污權交易、水權交易等市場化補償方式還處于起步階段,規模較小,難以惠及多數保護區群眾。

  基層干部建議,對于符合綠色發展要求的新產業,應該著眼于地方資源稟賦和承載能力,引導企業合理布局,讓重點生態功能區域也能夯實發展前景可持續的產業基礎。

  另外,應支持貧困地區綠色發展,不能一味盼著國家生態轉移支付“輸血”,要靠新興產業培育實現自我“造血”。在實施產業準入負面清單的同時,推動生態友好型產業的發展布局,這樣地方擺脫貧困、綠色發展的道路才會走得更平穩。(半月談記者 李松 楊靜 王鵬)

責任編輯:湖州在線
唯美意境五子棋 2018海南环岛赛海口 广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网上赚钱平台 kk棋牌娱乐 3d杀组选复式投注技巧 易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top10遗漏 双色球开奖号码 新疆11选5中助手 2017年双色球新的走势规律 资深玩男色赚钱 adc矿场具体怎么赚钱的 官方手机彩票投注站 中国体彩网 pk10冠军预测软件 金牛棋牌提现不了